专访嘉兴高铁新城设计领衔人段进院士:新城建设不搞土地开发 不能开发出来以后是死城

 本地新闻     |      2020-01-07 13:54

  近日,嘉兴市高铁南站片区站城一体综合规划与设计方案公示,引起网友热议……

  方案中,无论是极具视觉冲击力的高空云街,体现江南滨水气质的都市水院

  还是关于智慧道路,无人驾驶技术的设想,抑或是类似新加坡樟宜机场那样站城一体的综合空间

  都让市民有一种身处未来城的感觉。也有不少嘉兴网友表示,“这是不是太超前了?

  许多人不知道的是,其实规划从2018年8月就开始酝酿,已经经历了整整一年半的精雕细琢。嘉兴电视台最近特别采访嘉兴高铁新城设计领衔人段进。段进是中国科学院院士、东南大学特聘教授、全国工程勘察设计大师、雄安新区规划设计技术指南首席专家,一起来听听他怎么说。

  (PS:小编特此节选了大家最关心的几个问题,完整专访请点击阅读原文浏览)

  记者:从您的感受来说,嘉兴市级层面是如何看待高铁新城的规划建设的?

  段进:从整个过程来说,我觉得嘉兴实际上是想就这次高铁新城,来考虑嘉兴未来整个的发展,这一点让我感触非常的深。比如上海产生的辐射,到底能跟嘉兴发生什么关系?嘉兴能不能抓住机会?嘉兴市委市政府在这方面作了大量的研究,也是这次特别考虑的。

  我估计很多市民,可能还是看到建筑形态,形式多一点,但是支撑这个形式的最主要的还是内容,我觉得内容就是抓住了长三角一体化,抓住了整个上海的功能开始外溢的这么一个机会。比如说虹桥,虹桥到我们这个地方只有20多分钟时间,但是虹桥它本身,包括承担会议也好,吸引人也好,已经没有土地了,已经没有空间了,嘉兴要抓住这次机遇,是这次我们之所以能够规划成这么好的形态,发展这么大的规模,内在原因所在。

  记者:和其他地方对高铁片区的规划建设相比,嘉兴的特色在哪里?

  段进:主要的特点是我们不能够再翻版以前的那种,纯搞开发模式的规划建设大家现在也看到,有些新城开发出来以后就是死城,晚上没有活力,很多房子空置,所以这次就是要吸取这个教训。怎么做?就是在规划设计的时候,就要把生产,生活,娱乐综合,变成一个综合的城,保证开发一片成熟一片。也就是说,一开始就把功能混合,既有居住,也有公寓,也有生产,也有各种商业,无论是外来人口还是本地人口,他都能在这里各取所需,这样的话才能保证这个地方的活力。

  记者:设计理念是什么?相比过去有没有一些变化?

  段进:非常重要的一个理念的变化是,我们不再像以前,讲到高铁新城就做土地开发。

  第一,我们提出来,它是跟长三角一体化紧密相关的,就是我们要加强与上海之间的联系,能把人吸引过来,吸引过来很重要的一个方面,就是我们在形态方面,在环境方面也要做得比虹桥好才行。所以我们在这一轮的高铁新城规划当中,最新的理念就要“站城一体”像以前的火车站,基本上建设了以后,都是把城市分割,或者是在城市中形成一个孤立的点,这次我们的规划要求,把这个站变成引爆城市发展的一个点,所以你可以注意到我们的设计,南北也是通的,和整个城市联系非常紧密。

  第二,我们想也要在环境方面有特色。下了车站就能感觉到是一个江南的城市,所以我们设计了江南水院,而且这个水院它有水上交通,我们算了一下时间,下了火车以后上码头,坐船到南湖也不到20分钟时间,所以我们觉得,这些都是非常好的一个交通环境和生态环境。

  记者:高铁新城对嘉兴城市格局会带来什么样的改变?

  段进:高铁新城的建设不是因为有了个高铁,就要做一个高铁新城,它有外部的原因,就是刚才讲的长三角一体化。从内部的原因来讲,实际上嘉兴发展也是需要的,因为嘉兴已经发展到这么大的规模,用我们行业的话来讲,实际上人口发展到100万以上,就有可能会形成双中心。现在嘉兴的人口已经远远超过100万,而且老城也一直是以单中心发展,这样也不利于一座城市的平衡发展,当然新城的建设也需要有一个新中心。基于这样的内外因,我们认为这个发展点放在嘉兴高铁站是比较合适的,可以形成一个比较良好的双中心的城市发展框架。

  记者:有些市民会感觉,效果太未来,太科幻,甚至有点不真实,您对高铁新城的建设有信心吗?从高标准设计到高标准建设,应该怎样传导?

  段进:因为我们现在是规划设计,规划设计从一开始就是按照高起点,高标准的要求来,同时也是按照未来整个城市发展的方向来做的这个设计。但是这种设计并不是空中楼阁,我们对于每一个内容的落实,实际上都进行过详细的论证。要把这个设计落地,肯定还是要市委市政府以及和建设方共同商量来推进这个事情,从我的感觉来说,对这一届市委市政府特别有信心。同时,我们国家发展到今天以及长三角的一体化也给了这个机遇。我相信,是可以实现的。